收藏本站 | 联系我们 | 设为首页 | English
当前位置:主页>出国指南>
女留学生在新西兰真实经历:赌场 黑帮 按摩女
来源:  作者:本站

在新西兰,无法与人交流的她曾在赌场里连续鏖战9天9夜,她说:那里不是我的天堂

个人档案向丽,1979年出生,成都人,2001年初赴新西兰留学,2003年9月回国。现为成都一家文化发展公司的高级职员。

躺在南太平洋的怀抱中,新西兰温润而慵懒。3万多名中国留学生在这片被深蓝大海包围的宁静土地上,写着自己的人生。“新西兰是天堂,是地狱,是无间的轮回。那里所有的一切,都是一场无意义的梦。”成都美眉向丽吐出一个淡淡的烟圈,刻意让语气也不露痕迹。留学新西兰两年半,去年9月回到了成都,可向丽还会经常梦见新西兰的种种:无法与人交流的憋闷、呆过9天9夜的赌场、灯火闪烁的按摩院……“新西兰不是我的天堂”,她说。

翻字典成了惟一的消遣偷渡和非法移民,他们踏上的是一条没有鲜花和阳光的不归路。在这条路上,有人被绑架,有人被抓入狱,有人被逼卖淫,甚至有人在偷渡过程中命丧黄泉。

初到新西兰时,向丽在一户当地人家里寄宿。由于英语不太好,她与房东在交流上有很大困难。没人说话、没有书读、看不到喜欢的中文电视节目、买东西也不太懂商标,无法沟通让向丽很憋闷:“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只无头苍蝇。” 

到新西兰的第一天,房东为向丽准备了香喷喷的烤羊腿。“那是在他家吃得最爽的一次。”之后,就是日复一日没完没了的沙拉、面包、牛肉,向丽说自己的“嘴巴都快被折磨得没有知觉了”。每天晚上8点准时“saygoodnight”,不能吵,不能带朋友回家,房东的规矩太多了,向丽每天只好早早就躺上床,瞪大眼睛张望四方的墙壁,心里的闷在夜色中悄悄蔓延。

到新西兰时只带了一本书,《牛津字典》,因为太无聊了,就只有把字典翻出来看,一遍一遍地看。结果,向丽的英语进步得相当明显,她一直说这都是“因祸得福”。回头再看刚到新西兰的那一年,向丽的笑容显得特别明亮:“那是我在新西兰最单纯的时光,比较快乐。”

赌场里鏖战9天又9夜

“新西兰的赌场相当多,大多数生意都很火爆。”向丽第一次踏进赌场是在到新西兰的一年后,玩21点,输了50新币(新币与人民币汇率约为1:5.7),之后就成了赌场的常客。“我敢很肯定地说,赌场里有80%的是中国人,这其中又有80%的是中国留学生。”

向丽曾经9天9夜连续“作战”:每天晚上6点准时到达赌场,次日下午近两点回家,吃饭、洗澡、换衣、小睡一会,再返回去继续“战斗”。一番昏天黑地下来,她输掉了3万多新币,只剩下3块钱。“当时感觉就是刺激,没有其他,对钱已经没有任何概念了。”向丽提起当初忍不住轻轻摇了摇头,还说到现在都还会梦见新西兰的赌场。
上一页12 3 下一页

关于本站 | 会员服务 | 隐私保护 | 法律声明 | 站点地图 | RSS订阅 | 友情链接
免责声明:凡本站注明来源为xx所属媒体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